抖音点赞如何看出是刷出来的:抖音拉拢张朝阳,长短视频版权破冰?可惜,搜狐代表不了优爱腾!

  关系跌至冰点的长短视频平台,最近终于开始缓和。   前几天,抖音宣布与搜狐达成合作,获得后者全部版权的二创授权。   有一说一,在几乎所有“二创”都备受争议的情况下,两者的合作宛如“黑暗里的一束光”,带来无限可能。   然而,这并不意味着长短视频平台长久以来的矛盾就此解开,毕竟,搜狐还代表不了优爱腾,更代表不了所有长视频平台。   近两年,二创短视频发展很快,通过对热门影视内容进行解说、剪辑,满足了大家利用碎片时间看片的需求,不少“XX说电影”“X分钟看电影”的“剪刀手”博主快速崛起。   不过,此类二创大多没有影视授权,因此抖音、b站等在版权方面备受争议。   如今,抖音和搜狐联姻,算是一次突破,也是双赢的合作。   其实,若非本次联手,恐怕很少有人还记得曾经火爆一时的搜狐视频。   自烧钱大战败下阵来后,2017年张朝阳曾公开反思抢版权的过往,此后搜狐便开始在内容上做减法。   版权库存赶不上爱优腾,近几年没有称得上爆款的作品,上一部反响不错的网剧还得追溯到2016年的《法医秦明》,如今只能依赖老剧的长尾效应。   搭上抖音的流量快车后,无疑能在新剧乏力的时间点,通过二创短视频让老剧获得更多曝光机会。   比如2002年的《粉红女郎》、2009年的TVB剧《火舞黄沙》等,最近在抖音上都有不错的播放数据。   对于首次购买二创版权的抖音来说,搜狐则是更具性价比的选择。   要知道,优爱腾每年的内容成本约有200亿元,若想拿下这部分创作权,要付出的价格可想而知。   但搜狐版权毕竟有限,不够填补抖音的版权缺口,要合法留住二创流量,还需要更多的“搜狐视点赞关注1到3元任务平台频”。   不过,即使抖音愿意抛出“橄榄枝”,优爱腾也未必会接招。   虽说搜狐视频属于长视频平台,可它却无法代表优爱腾。   前面提到,搜狐与优爱腾在版权库存上有不小差距,跟抖音合作明显占了更多便宜,自然一百个愿意。   优爱腾则不同,对短视频平台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程度。   去年,三位大佬曾联合影视公司、艺人等发布声明讨伐短视频平台侵权,爱奇艺CEO龚宇直言二创短视频是盗版,孙忠怀的“猪食论”还引发过字节跳动与腾讯口水战。   如此背景下,短时间内想让优爱腾心甘情愿献出版权库存,绝非易事。   另一方面,为振兴视频业务,搜狐2019年便提出长短视频同步发展的战略。因此,张朝阳对抖音的态度或许是视其为翻身法宝。   优腾爱则不然,与短视频平台属于竞争关系,双方都在抢夺用户的时间,对抖音、快手和B站均抱有敌意。若开放版权,无疑是养虎为患,到底是为自己“引流”还是被对方“截流”,说不清。   同时,优腾爱是版权战争中的利益关联方。也就是说,他们是短视频平台内容版权问题的直接受害人,自然没有帮对手一把的道理。   虽然优爱腾对它深恶痛绝,但“二创”短视频并非毫无价值。   2018年以来,随着短视频爆发,围绕平其展开的影视内容宣发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。   先是院线大电影《前任3》凭借抖音营销迅速出圈,成为小成本电影逆袭的代表,一举实现破10亿票房。   此后,短视频宣发就成为不少影视作品的标配。   拿前段时间的恋综《半熟点赞关注1到3元任务平台恋人》来说,虽为腾讯出品,但短视频平台起到至关重要的推广作用,光是抖音话题就有22.8亿次播放量。   剧集作品更是如此,在抖音因为一个片段对一部作品感兴趣的例子比比皆是。   例如,2020年《以家人之名》、2021年《你是我的荣耀》、2022年《开端》等热门剧集作品的二创内容,均在抖音得到巨大关注。   说到底,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,用户难免喜欢用碎片化时间浏览一些“二创”作品,在市场逻辑里,只要用户认可便永远不会消亡。   因此,建立科学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就至关重要。如今,抖音和搜狐已经开了一个好头,但想让优爱腾也调整心态加入其中,恐怕还要花不少时间。

评论

我要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